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oMTC

Listen to your inner voice

 
 
 

日志

 
 
关于我

LeoMTC,男,1984年生。广东广州人,北京户口,居北京,已婚。 2007年毕业于贸大。 爱运动,爱读书,爱摄影。

网易考拉推荐

想起  

2009-07-02 01:14:23|  分类: 对自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两年多没联系的同学给我QQ留言,让我加入小学的群。在群里,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名字,点开一个个QQ空间,看到一张张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脸,回忆的尘埃轻轻飘到半空。

大部分小学同学在我上初中后就没有联系了,正如大部分初中同学在我上高中后没有联系,大部分高中同学在我上大学后也没有联系一样。每次环境改变,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我都会失去很多认识的人,(因为没有联系了自然慢慢生疏),当然也会结识很多新的人,(我很喜欢结交新朋友),我的身边一直有很多认识的人,只是称得上知己只有几个。我像一个筛子,在河流中顺流而下,一直被很多水包围,只是一直在我怀上只有那么几滴。

我是个健忘的人,当年再要好的朋友,如果几年没联系,我能把他的脸和名字完全忘掉。我会忘记一些所谓的重大的事情,却记住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这个习惯很多时候让我的另一半抓狂。她经常抽查我和她的记忆,问诸如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第一次约会吃的是什么、第一次看的电影是哪部等等。我一般都答不上来,然后她会得出我心里没有她我不爱她我一点都不重视她等一系列结论。但其实我就真是记不起来这些事。我能记住一些事情,具体到每个细节,比如备战升高中的体育考试期间我在我的房间地上让老爸压着脚第一次在一分钟内做了65个仰卧起坐,之前从30个到40到50到一下子突破60的每个细节,我都记得很清楚。但要问起我在某个特别的日子的某些细节问题,我一般都想不起来。后来我学乖了,只要她问过的,我都会特别记下来,下次一问张口就答上来。不过最怕是有时她问完我答不上来,她生气了不说答案,下次再问时我肯定歇菜。

看小学同学的QQ空间发现不少人都已经结婚了,毕竟我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看着他们现在的样子,跟他们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比较很有意思。肯定能确定这是同一个人,只是没想到竟然变这样子了。今天在学校打球时遇到继教的小白,他第一句就说,你变胖了!在很多人眼中,工作以后的我比毕业之前最大的变化就是胖了,但其实我一点都没觉得自己体型有很大变化。这跟我看这些小学同学现在的照片的感觉是一样的,多年不见,突然出现了,再微小的差异都变的很明显。

还记得读大学后第一次回家组织同学聚会,大家对我的印象还保留在当年英语班的高考区状元的历史高度上,让我好不习惯。当年虽然只在北京读了一年,但发现自己和别人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原本高傲的自信一年间已被现实打得七零八落,回到家乡突然又回到当年的亢奋中,众人眼中热切的羡慕和崇拜,想想真有意思。不管在外面混的多烂,只要回乡,大家第一反应总是“荣归”、“衣锦”,信息的不对称啊,造就了很多美。

这也是我这次回家举行婚礼时突然感到心虚的。在北京已经六年了,最辉煌的时刻竟还是当年所谓的区状元,毕业以后在外企混了两年,现在竟落得如此境地,这让我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以前每年回家,我总喜欢给家人报喜,我想给他们一种印象,我每一年都有进步,都比前一年厉害,这样感觉过去一年没有白过。但这次回家,有点心虚,婚礼当晚将见到很多爸妈的世交、我的高中同学、多年不见的远方亲戚,我总想给他们一个很大的惊喜,让他们知道我出去六年了,现在混的很好。信息不对称又一次将扮演创造距离美的重要作用。其实我只要跟他们说,我毕业后在北京一家美国公司工作,这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四间会计师事务所之一,这份工作是我自己一手找的,没有托任何关系。一般这种说辞能应付绝大多数关系我的人,包括部分高中同学,毕竟对我的家乡,北京、美国、全球、没有关系,这些都是能显示价值的关键词。但是,我明白,我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骗身边人还有我自己。我要更大成就,我要做出更值得与人称道的事业,不然,我心里这辈子都会觉得窝囊的。

在广东和北京我各有一个人特别不敢见。一个是我的大伯父,他对我很好,但他对我的成长建议甚少被我采纳。高考时他希望我留在广东读中大,我坚持己见来了北京;大学时他建议我应该寻找机会从政,我明确表示我日后一定从商;毕业后他劝我回广东,说他有很多朋友能帮我,结果我留在北京去了四大;他建议我不要早婚,趁年轻争取出国深造,他全力支持,我认真考虑很久,决定先成家后立业,而且把家扎在了北京。我结婚的决定宣布以后,他依然对我很好,但到现在再没有给我建议了。他年纪很大了,我希望他有一天能拍拍我肩膀,说一句“你系得嘅!”

另一个是我一个学长,在投行工作,曾经的队长。我认识他时他大三,听说已经在一些如雷贯耳的公司和银行里实习,而且球场上的表现有目共睹,简直是我的偶像。毕业后他加入了国内最大的投行,球队庆功宴上,他先宣布了接任的队长,然后问我服不服,我说服,他说服的话未来一年就要好好辅助这位队长,把球队带好,把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因为我将是再下一任的队长。结果我上一任队长带领球队历史性的干掉了经贸,拿了第三名;在我任内,也带领球队干掉了经贸,但只拿到第四名,而且我的下一任在他们的庆功宴竟然没有邀请我。毕业以后,很少见到这位学长,偶尔一次在学校打球时碰见了,他问了我三个问题:还在四大?我说是;ACCA过了没?我说没有;CPA过几门,我说一门没过。之后在另一个学长的婚礼上碰见,他又问了一遍这三个问题,我的回答还是一样。我的婚礼肯定会请他,他如果再问一次那三个问题,我将怎样回答?

 

 

 


Tag: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